下書網 > 穿越小說 > 頭狼 > 2368 險惡用心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我們仨佯作沒事人一般杵在足療店對面的一家麻將館門口抽煙閑聊,就像是剛輸完錢的爛賭鬼一般,既不算太顯眼,又能完美的盯梢,用張星宇的話說,既然想做獵食者,那就得拿出足夠的耐性和剛毅。

    早上八點半,足療店里陸陸續續開始有人往出走,起先出來的都是一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捏腳妹和足療店里下夜班的服務員,直到上午九點多的時候,才總算有一些男性客人哈欠連天的離去。

    “準備動手吧。”我踩滅煙蒂,慢慢站起身子。

    蘇偉康和劉翔飛也晃晃悠悠的起身,一前一后的朝著足療店方向走去,兩人看似步伐隨意,但實則很有規律,一個朝左,一個向右,完全將所有從店里出來的人退路給徹底封死。

    半根煙的功夫,打足療店里走出來四個人,三個二十啷當歲的青年和一個體格子壯碩,挺著個老大啤酒肚的中年,中年一看就是領頭的,不論是走姿還是表情,儼然一派社會大哥形象。

    “四眼哥!”

    當他們從蘇偉康旁邊擦身而過的時候,杵在右邊的劉翔飛冷不丁喊了一嗓子。

    “嗯?”被眾星拱月簇擁在正當中的中年胖子下意識的扭頭望了過去。

    另外一邊的蘇偉康,猛然一把掐住就近的一個青年衣領往下一壓,做出個提膝的動作“嘭!”的一聲磕在青年褲襠上,接著手臂橫擺,一記利索的炮拳不偏不倚搗在另外一個青年的臉上,抻手直接薅住中年。

    “干什么!”擋在中年右邊的青年覺察到情況不對勁,馬上吵吵把火的要拉拽蘇偉康,站在左邊的劉翔飛跳起來,一腳側踢直接蹬在那青年胯骨上,將青年給掀翻,接著兩人配合密切的同時掏出大攮子擋在中年胖子的小腹上和脖頸處。

    見到哥倆行云流水的“收工”,我立即上車打火,把車停在他們跟前。

    幾秒鐘后,我們四人一車絕塵而去,就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一般。

    把車一路開到幾站地以外的一家大型購物廣場的地下停車場后,我才扭頭看向被哥倆夾在正當中的中年胖子,嘴角上翹微笑道:“認識我嗎?”

    “做咩呀,你們要做咩!”中年胖子一臉驚恐,很是無辜的搖晃大腦袋。

    “我估計四眼哥可能還沉浸在昨夜的溫柔鄉里沒有醒過來,你倆先幫著他清醒清醒。”掃視幾眼中年胖子,我沖著蘇偉康和劉翔飛擺擺手,隨即叼著煙卷蹦下車,然后掏出手機靜靜等待葉致遠的來電。

    根據哥倆調查出來的資料,車上那家伙跟葉家沾親帶故,那么我想,發生這樣的情況,他那幫手下一定會想辦法通知到葉家,蘇偉康和劉翔飛剛剛動手時候沒有蒙臉遮面,以葉家的能力不難猜出來我才是主謀。

    整個葉家現在能跟我對上話的也就葉致遠和葉小九,葉小九深知我此刻幾近爆炸的心態,斷然不會跟著瞎摻和,而葉致遠又向來以家族得失為己任,就算再不樂意,也肯定會跟我交涉。

    auzw.com

    果不其然,我從車里剛剛下來不到十分鐘,葉致遠的電話就如約打到我手機上。

    “喂?”我不冷不熱的按下接聽鍵。

    葉致遠沉吟半晌后開腔:“朗哥,我剛剛才聽說大壯出事了,你現在..”

    “我沒事兒,挺好的。”我直接打斷:“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說,咱倆之間不需要任何鋪墊。”

    葉致遠磕巴兩下,隨即干笑道:“我不騙你,我真是剛剛才得知大壯的事情,也是剛剛才知道,參與的人里面竟然有人跟我們葉家沾染關系,我沒別的事情,就是怕你多想,所以提前解釋一句,希望你不要多想。”

    “別說葉家這種樹大葉繁、根深蒂固的老牌家族,就算我們頭狼都保不齊有幾只小蟲子,我能理解,也不會多想任何。”我笑了笑,不等他說完,又話鋒一轉,獰聲道:“可理解不代表我不追究,我弟弟沒了,現在誰在我這兒都沒有面子,你是了解我的,我這個人向來隱忍,前提是不要設計到我家人。”

    葉致遠馬上辯解:“朗哥,你聽我說..”

    我不慍不怒的接茬:“ok,說什么都行,唯獨不能說情,還想說什么請繼續。”

    葉致遠語速飛快的開口:“崔輝給我叔叔做過很久的司機,在我們葉家不光是小一輩,包括老一輩里都很有人緣,他肯定有問題,不然你不會找他,但能不能看在我們葉家的情分上給他留條活口,你也看到了,他的歲數肯定不會再給你們制造任何麻煩。”

    “說完了吧,我正式回答你,不能!”我咬著嘴皮冷聲道:“不論是你,還是你家的叔伯輩兒,在這件事情上都沒有任何面子,你們要是愿意替他出頭,什么招我都接著,王朗爛命一條,陪你們磕到死!”

    說完以后,我直接“啪”的一聲掛斷電話。

    張星宇跟我說過,只要我捏著龔鵬不放,用不了兩天躲在暗處的那只黑手就一定會拋出一顆煙霧彈,而且這顆“煙霧彈”本身可能并不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我想過可能會是輝煌公司,也可能是高氏集團,唯獨沒料到“葉家”竟會參與其中,不得不感慨一句,這只黑手的險惡用心和招人膈應的程度,但同時也恰恰說明,這只黑手的能力不俗。

    本身并沒有投資過大的人力物力,只是通過幾件旁枝末節的小事兒和小人物就直接幫我們林立起一尊不可逾越的屏障。

    放在過去,哪怕我和葉致遠關系不再,但他開口,我肯定會給三分薄面,可現在大壯沒了,別說葉致遠,就算是葉家的“老祖宗”出山,我也絕對不會服軟,這跟我們能力沒有絲毫關系,完全就是一種態度。

    一想到可能會跟葉家對上,我臉上的肌肉抽搐幾下,隨即撥通葉小九的號碼。

    電話“嘟嘟”響了幾聲后,葉小九才不情不愿的接起:“我是真不愛接你電話,但又怕涼了你的心,崔輝的事情,我不知道叔伯們會拿出怎樣的態度,但你不給面子的做法,絕對觸怒他們了。”

    “葉家之所以能夠百年矗立不倒,我想絕對是靠交朋友交出來的,不是滅敵滅出來的,對么?”我舔舐兩下嘴皮道:“崔輝給我,需要面子的地方我來彌補,你負責幫我把這個時間差拉出來,只要我問清楚我想知道的,一定親自登門賠罪...”

    .skbbqkan( 頭狼 http://www.jfwksv.icu/0_134/ 移動版閱讀m.slkxs.com )
北京小赛车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