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書網 > 都市小說 >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 第1366章 海下基地(二十九)
    我記得很清楚,寶哥說過他的人只分成了兩個部分,一部分就是在剛才圓廳和太歲所在的位置附近,另外一部分則就是一開始跟著他尋找我,后來又都死于非命的人。

    他的確沒有提到過還有一批人在死守控制室。

    而這個海下基地里肯定有不止一處這樣的控制室,所以我們之前之所以沒有看到太多的伏都教,八成就是因為他們都分散在了這些控制室附近,并且和桃源島人展開了交鋒。

    這里的血污太多,以至于連一部分的控制臺都被遮蔽住了,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能大致分辨出這里的控制臺系統就和我們以前經常遇到的地下層控制系統是一模一樣的。

    我讓月靈和杜月趕快把這里的血污還有尸體都處理一下,接著我便以最快的速度從這些儀器中找到了控制整個系統的主機部分。

    然而我卻發現這里根本就沒電……

    “這里的所有電源都被破壞了。”杜月說道:“我們沒有辦法運行……”

    “不對!”月靈說道:“明明那些安全門上還通著電呢!說明這里是有備用電源的!”

    “但是你會接電嗎?”杜月說道:“據我所知,這里的備用電源只是供給安全門的,其他的一切設施都沒有使用備用電源的資格。”

    “我靠……”我撓了撓托,這時候又想起了芊芊。

    要知道從這里的供電室里我們就已經知道芊芊才是驅動這里整體電能的源頭,那么現在這里沒電……是不是也可以依靠她來講電源啟動呢?

    我也不確定芊芊會不會幫忙,因為我感覺如果她真的想幫忙的話,甚至都用不著繞這么個大圈子,她大可以直接替我們把門打開好了。

    “芊芊!”我直接喊了她一嗓子:“你要是不幫忙的話,我們可就完蛋了!”

    其實我并沒有抱太大的希望能將芊芊立馬“召喚”出來,畢竟前兩次我還算是有能量,而這次則完全是空喊。但是讓我意外的是,芊芊這次竟然第一時間在我們面前現身了。

    他直接出現在了我們三人中間的位置,把我們幾個都嚇了一跳。

    “芊芊?”我不由自主地又喊了她一聲。

    “怎么了?”

    “你……你……”

    “你什么你,不是你叫我出來的嗎?”芊芊說道。

    “這么說……你能聽到我喊你的聲音?”

    “是的。”芊芊點了點頭,然后朝著控制臺周圍掃了一圈后,這才沖我繼續說道:“你想要電?”

    “對啊……”我說道:“但是你如果可以直接把下邊的安全門打開的話我也不反對。”

    芊芊居然搖頭說道:“我辦不到,如果能打開的話,我早就讓你們走了。”

    “什么?你連個門都打不開嗎?”我心說我咋這么不信呢……

    “我的能量只對有生命的生物效果好,對于非生命的物體效果微乎其微,你覺得安全門屬于什么類型的?”芊芊問道。

    我撓了撓頭,尋思著這豈不是說芊芊的能量和靈能是同一類別的了?至少是十分相似的。

    因為在我現在所知道的所有能量中,除了芊芊之外,只有靈能是這種情況。

    不過我現在也沒有多問,因為就算我問了芊芊也不可能和我詳細解釋。

    與其問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我還不如來點更實際的。

    “那你現在能讓這里的電腦系統正常運作嗎?”我忙問道。

    “我試試看吧。”芊芊點了點頭說道:“但是這里的系統已經被伏都教毀的差不多了,你得做好無法使用的準備。”

    “行!你就發電吧!”我催促道。

    接著就見芊芊居然還深吸了一口氣{就好像她真的可以呼吸一樣},然后她身上的金色能量氣息才一點點涌現了出來。

    我們都不敢干擾她的行動,只是退到一邊等待著,只見她身上的能量氣息一點點朝外繼續擴散著,最終落到了我們四周圍的設備上。

    我靠……難道她是直接用能量來充電嗎?

    現在已經沒有其他的解釋了,因為她的這些能量并沒有絲毫修復電路的跡象,只是像水流一般直接灌入到了那些設備當中。

    就在我懷疑她的這一招到底起不起作用的時候,我便驚奇地發現頭頂的日光燈閃了幾下,然后竟然亮了!

    月靈第一時間把夜視裝置脫掉了,也是在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了一個問題,杜月之前可是一直隨我在黑暗中行進的,可是她卻沒有用到夜視裝置,難不成她體內的能量還沒有完全消退?否則的話她怎么能做到在黑暗中行走如常?

    所以我立馬把手放在了杜月的胳膊上感受了一下,果然發現她體內現在明顯有一陣能量在涌動,而且這能量分明就是芊芊的。

    我皺了皺眉,現在開始懷疑芊芊之前是不是一直都潛伏在杜月的體內了。

    這個可能性似乎還真的不小!因為芊芊剛才就是從我們三人附近現身的,再加上杜月體內原本已經沒有能量了,可是現在卻又出現了能量,這就更加能說明問題了。

    另外,杜月是從被我們救下來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黑暗中隨我們正常行動的,那也就是說,芊芊是在杜月從清明夢中蘇醒之后不久就已經潛藏在了她體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實在是不明白她為什么選擇這么做,難道是因為她沒有載體的話沒法生存?那也不應該啊,她大可以直接把實情告訴我們,我甚至不介意她直接將我作為她的載體……

    隨著日光燈的閃爍,其他的儀器也相繼運轉了起來,好在之前的混戰并沒有把這些儀器傷筋動骨,除了少部分的顯示器出現了破碎裂紋之外,其他的似乎沒什么大礙。

    主操控區的顯示器和主機都是完整的,感覺應該是之前守衛這里的人特意保護了它們,芊芊將一部分的能量輸送到這些儀器中之后也就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了,她只是站在旁邊淡淡地說道:“你大概有十分鐘的時間可以啟動你需要的后門程序。”

    我點點頭,心說這芊芊懂的還真不少,看來至少她的學習能力還是存在的,再加上她現在具備完整的人類意識,即便她現在肉身已死,我也有必要將她當成一個完全正常的人才行。

    而且,我也真的希望芊芊無論從理智還是行為上來說都和正常人一樣,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和她建立一種更為緊密的合作關系。

    嗯……至少到現在為止,芊芊的表現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預估,如果說她現在的情況真的和我最初的“召喚”有直接關系的話,那我這件事情也算是做對了。

    我的記憶力還是相當強悍的,文韻生前告訴我的一些有關權限系統的內容我還記得很清楚,我輕而易舉就啟動了這里的后臺程序,在一分鐘之內就放開了所有安全門的權限。

    一臉串清脆悅耳的“叮咚”聲過后,我便知道一切計劃都在正常進行中了。

    “看不出來你還有兩下子。”芊芊說完這句話之后就在我們眼前憑空消失了。

    我則第一時間朝杜月身上觀察了過去,然而并沒有發現任何能量的痕跡,杜月見我一直在看她,疑惑地問我怎么了,我只好搖搖頭說沒事,接著我們三人便開始朝下返了回去。

    但是我們才走到那旋轉樓梯的地方,就聽到從附近傳來了很多的雜亂聲音,有沉重的腳步聲,也有一些怪異的低吼聲,間或還伴隨一些物品被毀壞的動靜。

    這些聲音不可能全部都是由人發出的,我敢肯定這里邊有一些危險生物存在。

    “看來杜月剛才說的沒錯,你的這一招還真的把這里的危險生物釋放出來了。”月靈的語氣并沒有埋怨的意思,我反倒是覺得她似乎覺得這一切很有趣一樣。

    “媽的……這下麻煩了……趕緊走!”我沖杜月說道:“你帶路!”

    然而月靈卻是一副不緊不慢的樣子說道:“不用太擔心,你要知道,這里可不單單只有我們自己,或許這些被釋放出來的危險生物可以協助我們清理掉那些不想見到的家伙呢。”

    月靈話音才落,我便聽到了第四種聲音出現了,是一些qiang聲,再然后就是一些人類的叫喊聲。

    此外,我居然還有另外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那種胸悶的感覺!

    這是一種很久沒有出現的感覺了!要知道出現這種感覺后,唯一的可能就是附近有那些和我心意相通的巨蜥存在!而且它們現在恐怕陷入危難了!

    月靈和杜月看出了我的反常,杜月一臉擔心地問我是不是芊芊的能量開始侵蝕我了,我擺擺手說不是,接著便將巨蜥的情況和她倆說了一遍。

    “哦?”月靈摸了摸下巴說道:“越來越有趣了,其實我也感覺到一些東西了……”

    “你也胸悶?”我急忙問道。

    “我比你的情況要好一些,我和蠱物建立的聯系要比你緊密的多,也自然的多,不過我還是有點反應的……”月靈點了點頭說道。

    “你是說……比丘鳥也在這里?”

    “不單單是比丘鳥哦。”月靈笑了笑:“我現在明白為什么那個家伙剛才不告訴我們控制室的事情了,看來他害怕我們發現這里被封存的蠱物呢。”

    “是啊!他應該知道我們會和這里的蠱物產生聯系!難怪之前的投食管道里有食物呢!就是他們一直在養著這些蠱物呢!”我說道。

    接著我和月靈便同時朝杜月看了過去,本以為她會說出些更詳細的內容來,然而她卻是一臉茫然的樣子說道:“你們別看我……我被抓到這里的時候,并沒有見到你們說的那些蠱物。”

    “杜月……你之前到底去哪里了?你難道是被寶哥的那群人抓到這里來的?”

    杜月點了點頭:“感覺你好像對他們不太了解啊。”

    “是不怎么了解。”我說道:“這些家伙感覺做事情沒頭沒腦的,而且還殺了我們好幾個人呢!”

    “他們好像是替藍鳥公司做事的。”杜月說道。

    “藍鳥公司?”我驚奇地說道:“連陳烈都死了,藍鳥公司還有誰?月剛?你得知道月剛現在也沒了!”

    杜月搖了搖頭:“陳烈是死了沒錯,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這些人原本就是藍鳥公司的人呢?他們替藍鳥公司做事,其實也就是在替他們自己做事啊!”

    ……

    寶哥之前使用權限的事情一下子就出現在了我眼前,看來除了他,其他的桃源島人也是藍鳥公司的人啊!這下就能解釋的通為什么這些人從一開始就對著島嶼如此熟悉了。

    杜月繼續說道:“而且寶哥并不是核心的領導人,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人!”

    “誰?”我立馬問道。

    “我不太清楚,只知道這個人好像是個緬甸人。”杜月說道:“這島上的所有事情都是在這個緬甸人的策劃下進行的,包括這個海下基地。另外,這個緬甸人之前還曾派出過一些緬甸蠱師去東口省找你們呢,我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他們抓到的,你們有見過這批人嗎?”

    我和月靈對視了一眼,接著我倆便一口同時地說道:“丹拓!”

    其實我并不希望月靈和我一樣有如此意外的反應,但現在看來……她也一直都被丹拓蒙騙了,雖然我們現在還沒有十足的證據,但是從丹拓之前反常的表現來看,這家伙極有可能是個扮豬吃老虎的高手!

    那這樣一來,地面上的月塵等人豈不是有危險了?

    不行!我得趕快返回地面!

    然而越是時間緊迫,事情就越多,我們此時剛剛回到了一開始的那扇安全門的位置,就猛然聽到從身后的通道位置連續傳來了幾聲重重的撞擊音。

    這聲音比起其它響動來說還是比較熟悉的,因為這分明就是那些小黑東西發出的聲音,看來這些小黑東西一直都在對我們緊追不舍呢,現在所有的安全門開啟,他們自然是暢通無阻了。8(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http://www.jfwksv.icu/1_1830/ 移動版閱讀m.slkxs.com )
北京小赛车开奖走势